黑車打出「的票」 時間金額隨意調

9月3日,快車司機王曉(化名)用打票機為記者列印了10張計程車發票。

為了防止連號,他從兩卷計程車空白髮票中各剪下5張進行列印。這10張發票每張的車牌號都不一樣,而且來自不同的計程車公司。

在計程車計價器維修店內,店主正在為顧客調試打票機。

乘客選擇乘坐黑車或者專車、快車等非營運車輛出行,無法獲得俗稱「的票」的計程車發票用於報銷。於是,一種可以列印出計程車發票的打票機,被一些非營運車輛的司機所使用。

新京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這些司機所持有的這種打票機打出的發票,不但外觀與普通計程車發票沒有區別,票面時間和金額可以隨意設定。更重要的是,這些發票為出自稅務部門的「真」發票,具有正規計程車發票的所有防偽特徵。

同時,打票機及其所需的空白計程車發票,可以通過網購、計價器維修店等渠道進行購買。而正規計程車上存放的未使用空白髮票,也存在被盜或被套取后流入黑市銷售的情況,這些真正的空白髮票經過打票機列印,也就變身成為「真」發票。

有交通執法人員透露,部分計程車公司管理不嚴,也給了計程車司機利用票根套取發票以可乘之機,造成空白計程車發票流失。法律人士就此指出,違規出售空白髮票涉嫌非法出售發票罪,達到一定數額可追究刑事責任。

「要的票嗎?」每當拉到一位乘客,專車司機王曉(化名)都會試探性地問一句。

「快車也有票?」包括記者在內的許多乘客,對這樣的試探都抱以懷疑。

「你要的話,我可以給。」自稱計程車、黑車都跑過的王曉表示,用打票機打票,在一些黑車司機中已經不是秘密。

同時,面對質疑王曉堅稱,自己打出的就是一張「真」發票,拿回單位報銷,不會有任何問題。

神奇的「黑盒子」

打票機可調節時間、里程及金額等;「想打多少錢都沒有問題」

王曉在自己駕駛的快車上,向記者演示了打票機的用法。

王曉所說的打票機,是一個只有手掌大小的「黑盒子」。

打票機上部,是約5厘米長,2厘米寬的長條形顯示屏,可顯示需調節的日期、時間、里程及金額等內容。顯示屏下是五個按鍵,最中間按鍵寫著「里程」字樣,兩邊依次為加減按鈕及左右按鈕。

將打票機電源線連上車載電源后,王曉拿出一張空白的「北京市出租汽車專用發票」,正面朝下,從打票機底部的上紙口塞入,開始調節數據。

「想要多少錢就能給你印多少錢。」他通過左右按鈕,將游標移至金額一處,按住加號鍵,金額數字開始逐漸變大,調至61元后,王曉鬆開按鈕,相應的里程數停留在15.9公里。

「為了真實一點,還能給你調等候時間。」他將時間設置為17時20分至17時54分,等候時間設為19分25秒。車票所需信息調節好后,按下確認鍵,一陣和普通計程車計價器一樣的「吱吱」聲后,一張帶有「北京市出租汽車發票專用章」的計程車票列印完成。

仔細觀察王曉打出的這張發票,與普通計程車票沒有任何差別,紙質的手感也一模一樣。不過,票面顯示有一元錢的燃油附加費,「我這機子唯一的缺點就是沒升級,還是燃油附加費取消之前的模式。」

王曉稱,除了開快車拉活,「打發票」也成了他在工作之餘賺外快的方式之一。「如果要買票,我平時10塊錢一張,想打多少錢的都沒問題。」而買得越多越便宜,10張以上可打7折。

9月3日,記者聯繫到王曉,表示需要10張8月份的計程車發票。當天,他從車內拿出兩卷空白髮票,每卷剪下5張列印,並且是隔幾個號剪下來一張票。他說,這樣可以讓打出的發票編號不相連。拿去報銷的10張發票,每張票的車牌號都不一樣,王曉解釋,機器內存有上百組車牌號,會隨機變化,而且也會顯示來自不同公司。

「打票神器」公開賣

多家計價器維修店售賣打票機,「兼營」空白計程車發票

這種打票「神器」在哪裡能夠買到?經調查,除網上有多家網店公開售賣打票機外,朝陽區北皋、費家村一帶也有計價器維修店出售上述打票機和發票。

近日,在朝陽區費家村靠近京密路的一家計價器維修店,記者以需要報銷發票為名詢問是否有打票機,店員聽后,隨手就從桌上拿起一台展示。

這款打票機的外觀和王曉使用的一模一樣,不過店員稱,這台是最新版本的機器,打出的票中燃油附加費為0元,每公里單價也和正規計程車的演算法相同,打出的發票和真發票沒區別。打票機會根據內置印表機的新舊分為600元和500元兩種,「新的能用的時間長一些,但兩種都能保修。」

在此之前,記者曾前往附近的多家計程車修理廠詢問,對方基本都表示,聽過這種機器,也能想辦法幫忙弄到,但是沒辦法搞到空白髮票,「你要打發票,票是關鍵,這機器其實就是個印表機。」

而在這家計價器維修店,就有空白計程車發票出售。店員表示,自己手頭有5卷空白髮票,都是真票,每卷100張,賣150元。

記者表示想看看空白票是否和正規票一樣,對方有些謹慎,表示如果確定要買才能看。隨後,店員打電話讓人送來一台新的打票機,並從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一卷空白髮票。

「這人家都沒動過,還是成卷的。」記者看到,這卷空白髮票最外面一圈用一個標籤粘貼,打開后,票據的紙質和印刷都和正規計程車發票沒有區別,發票號也都是連號。對方提醒,最好一次拿兩卷,這樣票號可以混起來用,不至於被識破。

大約十分鐘后,一位中年女子送來了打票機,機器並沒有包裝和說明書,由店員現場教記者使用。經了解,這款打票機不但能列印車票,還能列印每捲髮票最後一張用作領取新發票憑證的票根。

最終,記者以730元購買了該款打票機和一卷空白髮票,對方給了一張店裡的聯繫卡,稱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打電話問。

除上述維修店,朝陽區水碓子東路的一家計價器維修店,也公開售賣打票機及空白計程車發票。該維修店老闆稱,所售的打票機能打北京市全部6種計程車發票的字體,「票多的話摻和著打,更容易以假亂真」。

「這個只能私下賣,你晚上過來,我們在地鐵站碰頭」,記者還在網上聯繫到自稱是海淀區一家計程車計價器維修中心,接電話的賈先生稱自己手裡也有打票機和空白髮票。

8月26日晚8時許,記者按約定在上地地鐵站外見到賈先生,他在自己的車裡展示了機器和發票,和上述成卷的發票不同,賈先生的發票都為單張,票號不相連,售價一塊錢一張。

流失的「真」發票

所購發票經驗證系真票;打票機賣家稱發票來自計程車司機

為了驗證從計價器維修店買到成卷空白髮票的真偽,記者用打票機和空白髮票打出了多張計程車發票,根據發票背面的使用說明,將50℃以上熱源置於發票的熱敏感區,3秒鐘后,發票正面的稅徽消失,離開熱源后稅徽再次出現,符合防偽特徵。

在北京國稅局網站,通過發票號以及發票塗層下的密碼可以查詢到,這些發票為北京市國稅局通用機打發票,代碼、號碼、密碼及稅控後台效驗比對結果為真發票,且為第一次查詢。

大量的「真」的空白計程車發票來自哪裡?多家銷售打票機的計價器維修店給出的答案,都指向了計程車司機。

據費家村計價器維修店店員稱,店裡所售成卷的空白髮票,都是「從計程車司機那兒搞來的」,但他表示不清楚是哪家計程車公司,「用完了你可以去機場那邊找,那兒有人賣。」

當問及在機場什麼位置時,對方含糊其詞,「你就隨便問問那些開黑車的,他們都用這玩意,知道哪有賣的」,店員稱現在直接找出租司機買不到,公司管理都比較嚴,但空白髮票很多地方在賣,價錢也都差不多,一百多塊錢一卷。

但很快這名店員又改口:「這些票都是很多計程車司機不幹了,把剩下的票拿出來賣。沒票可以來找我,我盡量幫你找。」

水碓子東路計價器維修店老闆也證實:「票都是從計程車司機那兒拿的」。

而與記者在上地地鐵站附近交易的賈先生稱,他手裡的發票都是維修時從計價器上拿下來的,「很多人都是老關係,還有些是干兩天就不想幹了,我幹了十幾年了,空白票長期都有。」

但多名計程車司機和出租公司負責人就此表示,計程車公司內部對司機換領新票有嚴格的要求,每捲髮票的最後一張為票根,每當用完前99張,計價器會在票根上打出這捲髮票累計打出的張數、運營里程和總金額等數據,司機只有珍拉汀灣拿著票根才能從公司換出一卷空白髮票,如果票根記錄的數目不對,也不能換票。

發票被盜之後

出自打票機發票「套牌」計程車,空白髮票被盜未報稅務部門

打票機打出的發票並非完全沒有破綻。

記者通過交通委網站查詢了4張打票機打出發票上的車牌號,其中有兩輛為新月聯合出租公司的車輛。

新月出租公司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兩張發票上的單位代碼、電話和車牌號確實是本公司所有,這兩輛車目前也都在正常運營,但發票上的司機證號,卻與相應車輛駕駛員的證號不符。

同時,國稅局網站查詢顯示,這兩張發票的購票單位為北京聖達利出租汽車有限公司(簡稱聖達利公司)。

這意味著,聖達利公司的發票上打著新月公司的車牌號。打票機打出的發票「套牌」正規計程車。打票機只是存儲了真實存在的車號和相應的公司,但具體每輛車對應的司機證號,則是隨機生成。

就與打票機「捆綁銷售」的空白出租發票的來源,新京報記者展開了進一步調查。

經致電聖達利公司詢問,一名工作人員查詢票號后回復:這捲髮票在司機張某領走後被盜。張某所在車隊一名負責人稱,今年6月3日,司機張某發現自己停在王四營一小區路旁的計程車被盜,司機把領回去的5卷票放在車上,有人砸了車窗后偷走了票,發現當天便向王四營派出所報案。

該負責人介紹,空白車票被盜后,司機一般會先報警,並登記丟失的票號,然後再將警方開出的證明交回公司,並將遺失聲明登報。「車票被盜只是偶然現象,如果老是同一個司機在丟票,那我們肯定會注意」。

而事實上,空白計程車票作為一種國稅局監製的發票,在丟失后還需要報告稅務部門。北京納稅服務熱線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國《發票管理辦法》規定,發生髮票丟失情形時,應當於發現丟失當日書面報告稅務部門,並登報聲明作廢。

「如果車票丟失,公司應該提供公安機關開具的證明,並填寫發票掛失損毀報告表,書面報告稅務部門。」稅務熱線的客服人員稱。

此外該客服人員表示,雖然上述車票查詢結果為真,但肯定是不合規的,快車將票開出,但實際的購票單位沒有提供相關業務。「而如果購票單位丟票后及時上報稅務部門,我們就會將相應號段的票作廢,這樣你也不會在網站上查出是真票。」

而上述聖達利公司的負責人表示,他認為登報就是等於報告了稅務部門,但這顯然與相關規定不符。記巨匠電腦評價者採訪的另一家出租公司的負責人對於丟失車票后的書面報告稅務部門一事,也表示「不知道。」

票根套出「真」發票

業內人士證實套取發票情況存在;私賣空白髮票涉刑事犯罪

除丟失以外,空白髮票是否還有其他的流出途徑?據一名不願具名的交通執法人員透露,計程車司機每用完一捲髮票,都會留下票根,作為領取新發票的憑證。一些計程車司機在一捲髮票用完后,印一次票根,再拿出一卷新的空白髮票重複列印票根,私自留下除票根外的整卷空白髮票。由於一些計程車公司管理不嚴,這張重複列印的票根仍能換出新發票。一位計程車行業內人士證實了上述說法。

針對這一問題,一家計程車公司的負責人稱,這種可能性存在,不過如果負責發放新發票的工作人員認真些,假票根就無法換走真票。

但這名負責人表示,對於計程車司機丟失發票,也沒有太好的辦法防範,只能提醒要妥善保管。「但還是很難避免,很多司機都是計價器、頂燈連同發票一塊丟了。」

以他所在的公司為例,對發票的管理十分嚴格,如果司機丟了票,一段時間內不會給換新票,此外還有寫保證書等一系列措施,如果有相關投訴,司機還需要回來協助調查。「也就是說只要是管理嚴格的公司,丟失發票的成本會很高,司機基本不會私自套取發票。」

據媒體報導,上海徐匯區法院就曾判處一起出售成卷空白計程車票的案件,一名女子與人交易發票時被民警當場抓獲,現場發現41卷空白計程車發票,最終該女子被以非法出售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並處罰金2萬元。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武希奇表示,計程車計價器維修店出售成卷空白髮票的行為,可能涉嫌非法出售發票罪,相關立案追訴標準規定,非法出售普通發票一百份以上或者面額累計在四十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

A08-A09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趙力 李相蓉 李禹潼 實習生 米惠惠

A08-A09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吳江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